深析中国五大传世名画 , 高清全景

亦或是宫阙凡灵的日常

结构布置巧妙,拉动纵横空间的同时,人物错落有致,画面张弛有度,布局舒展自如,人物安排恰到好处,简繁得当。

其间大街小巷,店铺林立,百肆杂陈,还有城楼河港、桥梁货船、官府宅第和茅棚村舍密集。充满着戏剧性的情节冲突,令观者看罢,饶有无穷回味。

《富春山居图》绝非一张画,而是一个哲学,一种生命的态度。在此,积压数年的亡国之痛还原山水之间,终不论朝代兴衰,隐居于山林而忘于江湖。

统一而富于变化的图画中,细致描绘人物五百余位,牲畜五十多只,各种车船二十余辆艘,房屋众多,道具无数,场面巨大,段落分明,结构严密,有条不紊。

全幅整绢画成,有清弘历题诗,后隔水有宋朝蔡京的跋一,尾纸有元朝李溥先的题一。打开卷轴包首,引首即可见朱红印章数枚,以及卷首题诗。

03

已尽可能呈现高清全景图

纸本水墨

全卷充分展现了「可游可居」的思想境界,体现了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。乐享其中,达到「乘物以游心」的理想境界。

《百骏图》

纵37.2厘米,横2038.5厘米

《清明上河图》气势宏大,构图严谨,技法娴熟,用笔细致,充分反映了高度精纯的绘画功力和出色的艺术成就。

画中马匹人物、树木土坡皆富西方透视的立体感;但松针树皮的墨线勾勒,石块土坡的线条皴擦等,仍深谙中国传统绘画技法的精髓。

由于历史悠久,年代久远

至于发翠豪金,综丹缕素,精丽绝逸,无愧古人,尤善于用粗细笔法表现不同的对象,或圆转流畅,或顿挫劲利,既长设色,又善白描。

02

原标题:深析中国五大传世名画 , 高清全景

仇英与沈周,文征明和唐寅被后世并称为「明四家」 ,尤以「重彩仕女」著称于世。《汉宫春晓图》在仕女画中独领风骚,被誉为「重彩仕女第一长卷」,「中国五大传世名画」之一。

不仅是北宋时期城市经济情况的真实写照,也是都城汴京当年的繁荣见证。

绢本重彩

第五至六部,两只小舟并行江中,渺小的生命在整片的空间中细若尘埃。远山处线描墨带交织,延续在后面的留白之中。

除美女群像外,林木奇石与华丽宫阙穿插掩映,更融入琴棋书画、鉴古、莳花等文人雅兴。勾勒秀劲而赋色妍雅,铺陈出宛如仙境的瑰丽景象。

台北故宫博物院馆藏

与此相连又是亭亭群峰,卷前题诗山中村庄、带有凉亭的古朴小桥,簇拥着全卷的高峰,似直插天际,达到高潮。

元代 黄公望

「意境」是中国艺术独特的审美意识,它不满足客观事物外在形式的临摹,而试图在有限空间中,表现无限情感,塑造出「意外之意」和「象外之象」。

通向第二段美景的跨江大桥蔚为壮观,中间建有宫殿式楼阁,宛如彩虹般壮观。

愿予你一眼千年的感动

本期特别精选中国五大传世名画。它们不仅记录了中华绵延千年的悠久历史和横亘万里的锦绣河山,更是流动的历史和无声的乐章,承载着古老东方民族独特的艺术气质。

跨江大桥上岸,翻山越岭见一处平原,村落房屋错落有致河滩渔船逍遥自在,舟行水中可见隔水两山遥相呼应,岸边绿地生机盎然,翻山越岭方至巅峰之下。

《汉宫春晓图》

《清明上河图》全卷主体突出,首尾呼应,浑然一体,为历代古画中所罕见。表现了作者对社会生活的深刻洞察,以及高度的画面组织和控制能力。

其中一幅还是外国人所作

《百骏图》

郎世宁善画马,《百骏图》是其平生百余作品中的杰作。描绘姿态各异的骏马百匹,放牧游息的场面。马匹们或卧或立、或嬉戏、或觅食,自由舒闲,聚散不一。

亦或是家国故土的情怀

第三段节奏渐趋平缓,岛下平铺渔村,舟帆点点,起承接作用。卷左下部画近景坡岸与之相连接,突起的秀峰其势向上伸过江面和远山,结住开起之势,总结全卷。

清代 郎世宁

台北故宫博物院馆藏

《清明上河图》描绘广至辽阔原野、浩瀚河流、高耸城郭,细到舟车钉铆、摊贩商品、市招文字等各式繁杂的景物,内容之丰富,场面之浩大,古今罕有。

纸质稿本

《千里江山图》全面继承了隋唐以来,青绿山水的表现手法。山石皴法以披麻与斧劈相结合,综合了南、北两派的特长。又于单纯中求变化,丰富了视觉表现力。

《千里江山图》

纵24.8厘米、横528.7厘米

「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」。眼随画面游走,水之穷绝处恰是云之升腾时,哲学文字的意蕴转为山石云水的互动。

中国五大最经典传世名画

绢本大手卷

无论是江山万里的豪迈

《清明上河图》之后历代绘制的都市风俗画,无不受其影响。其丰富的思想内涵、独特的审美视角、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,被誉为「中国五大传世名画」之首。

纵102厘米、横813厘米

北京故宫博物院馆藏

登岸后,悬崖山路九曲盘旋通向深处的庭院。山间瀑布,挂挂溅泻,复流大江。从高远至深远之景,引人入胜。

中国山水画绝非简单的描摹自然,而是精神的诉求与流露,是态度和追求的表达。富春江漫长江水在千年的时光里,流过浅滩激流、高峰低谷,历经春夏秋冬四时变幻,最终繁华落尽,静观天地。

《富春山居图》林峦浑秀,草木华滋,充满隐者悠游林泉,萧散淡泊的诗意,散发出浓郁的江南文人气息。

无论是市井人情的世故

《汉宫春晓图》

清院本《清明上河图》

高峰左边峰峦,与深入画里的曲折江流相映成趣,回转成为第二段结处。漫步于此,意味无穷。

历经时间洗礼流传至今

05

纵51.5厘米,横1191.5厘米

《富春山居图》由六张纸接裱而成,约七百公分的长卷形式,描绘了富春江两岸初秋的秀丽景色。

《富春山居图》为「中国五大传世名画」之一,元画静谧萧散的特殊面貌,中国山水画的又一次变法赖此完成。

北宋时期

内容来源:月雅书画前天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图片并不确定作品之真伪,不作为投资收藏的依据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,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。

全卷色彩浓丽,构图复杂,风格独特,别具意趣,乃「中国五大传世名画」之一。

另有对镜、观画、戏婴、送食、挥扇等千姿百态。处处轻松活泼,欢喜有声,既有情节的趣味,又兼顾形象的丰满。

《富春山居图》

《清明上河图》不仅是一件伟大的艺术珍品,同时也提供了北宋大都市的商业、手工业、民俗、建筑、交通工具等详实形象的第一手资料,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。

04

《千里江山图》描绘岗峦起伏的群山,和烟波浩淼的江南山水图。

第二部分至第三部分墨色空间变化最丰富,画笔突转,皴染的山坡与平静的江面延伸,疏离秀丽,浓墨细笔勾勒水波丝草,阔水细沙,风景灵动。

明代 仇英

第一部分:剩山图以浑厚大山拉开序幕,峰峦收敛锋芒,「长披麻皴」笔法层叠堆砌,厚实的质地突兀于雾气迷蒙的山峦。

此段群峰参差节奏明显加强,峰势向左回旋,平坡伸延,直探入江中琼岛气势延展。近景山峦和渔村与琼岛相连。

翻过两重山可见幽深的宅邸,处处可见白衣隐士且走且停,似在赋诗作曲。继续前行,又是一座其上有凉亭的桥。继续向前便临江了。远景烟波浩渺,层峦起伏,犹如仙境。

审美观念上,仇英将主观意趣与自然之境相结合。高台楼阁、绿树丛林、潺潺流水、鸟语花香,渲染出娴雅幽然的境界,以及宫廷生活的浮华与绚烂。

传统绘画中的天地山河,虽然不具有狭义的生命形式,却成为滋养精神生命的养料,成为审美意境的源泉和内核。通过情景交融、借景抒情,体现出虚与实、动与静、情与景的完美统一,从而引发观赏者无限的感慨和想象。

《千里江山图》

第二部分山脉转折,树木土坡、房屋江舟更有层峦环抱、山野人家的萧瑟感。近处松柏呼应远处山势,承先启后路转峰回。

意大利人郎世宁,1715年以传教士的身份远涉重洋来到中国,被重视西洋技艺的康熙皇帝召入宫中,开始长达五十多年的宫廷画家生涯。

清代是中国宫廷绘画的顶峰,郎世宁融中西技法于一体,形成精细逼真的效果,创造出全新画风,深受历代帝王器重。正是在他中西合璧绘画技法的影响下,才形成了别具一格的清代宫廷画风。

构图运用平远、高远、深远的结合,展现自然的鬼斧神工:绵亘山势,幽岩深谷,飞瀑激流,舟楫亭桥,茅蓬楼阁,以及捕鱼游赏等活动。

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

纵31.8厘米、横51.4厘米

北宋 王希孟

中国经典五大传世名画

《汉宫春晓图》以鼎盛与繁华象征的「汉宫」,引人无限遐想的「春晓」为题,用华丽的笔墨再现了宫中嫔妃的日常。

浙江省博物馆 / 台北故宫博物院

《千里江山图》雄浑壮阔,气势磅礴,既写实又富理想。不仅代表着青绿山水发展的里程,且集北宋以来水墨山水之大成,是「中国五大传世名画」之一。

色彩上,《汉宫春晓图》以工笔重彩的笔法表现,背景以青绿山水勾勒,工整精艳。设色中融和渲染、点皴,透出文雅清新的韵味,研雅鲜丽,朝气蓬勃。

郎世宁以中国传统技法,加入西洋光影透视,显示出中西兼容的绝美画风。

第四部分施墨最少,水沙留白如同四季,时间流逝岁月匆匆。像极了春夏秋冬,从前三部繁华葱荣、大气磅礴,转至第四部繁华落尽,肃静苍茫。

其上渔村野市、水榭亭台、茅庵草舍、水磨长桥等静景,穿插捕鱼、驶船、游玩、赶集等动景。动静结合恰到好处,刻画精细入微,意态栩栩如生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画中后妃、宫娥、皇子、太监、画师凡一百一十五人,个个衣着鲜丽,姿态各异,既无所事事又忙忙碌碌。其中,亦包含有画师毛延寿为王昭君画像的故事。

《清明上河图》以长卷形式,采用散点透视构图法,生动记录了中国十二世纪北宋都城东京(又称汴京,今河南开封)的城市面貌,以及当时社会各阶层人民的生活状况。

绢本设色

01

《富春山居图》

《富春山居图》几经易手,并因「焚画殉葬」而身首两段。前半卷《剩山图》藏于浙江省博物馆;后半卷《无用师卷》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。

所有景象细节都合情合理,疏密繁简、动静聚散等关系恰到好处,结构严谨,繁而不乱,长而不冗,段落分明。

开首高山之巅直入云霄,其后丘陵连绵,崇山峻岭,移步换景,渐入佳境。从前景山峦村居起势,隔岸画群峰秀起,两翼伸展渐缓,与起势的山峦遥遥相对。

画作人物与背景相融,装扮、浇灌、折枝、插花、饲养、歌舞、弹唱、围炉、下棋、读书、斗草。

画中峰峦叠翠,松石挺秀,云山烟树,沙汀村舍。布局疏密有致,变幻无穷,以清润的笔墨、简远的意境,把浩渺连绵的江南山水表现得淋漓尽致,达到「山川浑厚,草木华滋」的境界。